????霍惊云的钝剑已经迎了上去。

????他的钝剑一声声龙吟,腾空升起的蓝色光圈笼罩着他们,却瞬间被金光哲红色的离剑刺的支离破碎。

????他绷着脸,一招连着一招,梁红袖在他身后拨打着箭矢护着他。

????凌尘和青云也加入了战 争。

????金光哲面带笑意,毫无惧意:“还有吗,你们都一起来吧,本君不在乎!”

????远处一个矮小却凶狠的人扑面而来,七星宝锤上下翻飞,没有人能近身。

????那是樊胜。金光哲的离剑又一次对准霍惊云的时候,樊胜的七星宝锤也到了。

????剑圣的轮椅旋转着,他的单掌发出无数尖锐的蓝色冰球,打向金光哲,金光哲冷笑,离剑半路突然改道对准剑圣,离剑打出金光的花火,如碎了的星星,射进剑圣的身体,连同他身后的侍卫秃鹰。

????剑圣打出最后一串冰球,静静地坐在轮椅上,最后一次仰脸看了看这仲秋碧蓝的天空,深深吐了一口气,原来他真的老了。

????当那些雄心壮志开始寄托在孩子身上的时候,人便真的老了。

????霍惊云飞跃到剑圣身边,握住了他那的双手,低低唤了一声:“父亲!”

????剑圣已经没了气息,他听不到霍惊云这一声久违了的“父亲”,可是这又如何?这些对他来说,本来就不重要。

????霍惊云双膝跪在那里。

????越来越多的箭矢飞了过来。

????梁红袖跳跃着给霍惊云拨打开箭矢。

????青云和凌尘韩芝涛缠着金光哲。

????霍惊云看着剑圣青色的严肃的脸,他的记忆中,师傅从来没有过笑脸。他也从未娶过妻子。他却想做整个五洲大陆的霸主!

????如今,他就这样死了。

????霍惊云心底哀伤,自从知道他并非真正的凌家后代,他是怨恨师傅的,他几乎再没有和他说过话,他几次想问一下关于他母亲的事情,因为战事,一次一次拖了过去,如今,没有人会再告诉他。

????关于他是怎么来的,他到底是谁,也许永远是个秘密了。

????霍惊云抓起钝剑翻身上马,他放眼望去,密密麻麻的士兵们混战在一起,他明白,要走的路还很长,他只能往前,不能后退!而且有的路根本无法回头。

????远处有烈火烧起来了,跳跃着,像是滚烫的血,黑烟一冲而上,慢慢笼罩在上空。利箭嚎叫着仿佛从苍穹传来。

????他的身上中了箭,好像不止一箭,还有一支箭擦着他的脸颊冲了过去,有血流下来,落进了他的嘴里。他的钝剑,排山倒海,如割麦一般砍杀着。

????凌尘和青云缠上了金光哲。青云一直想着师傅的话,苍龙剑和秋水剑才能杀了金光哲。师傅的话就是定心丸,青云笃定他们能杀死金光哲。

????可是她好像根本沾不上金光哲的边。

????只有当凌尘的苍龙软剑缠上金光哲的离剑时,青云才会趁机刺向他,可是他总是能躲过去。而凌尘又要顾及她,无法全心全意迎战,所以他们虽然是两个人,竟然占了下风。

????旷野上卷起了大风,周围是排山倒海的厮杀声,风吹在脸上,带着沙土和黑烟,凌厉的让人窒息。

????凌尘中了一箭,箭矢刺穿了他的左肩,长长的箭翎露在外面,被他一把拔了出来!鲜血溅了青云一脸。

????金光哲面容带笑,眸子嗜血,他的周围全是支离破碎的尸体,落了厚厚一层。

????霍惊云从后面袭击金光哲,樊胜却绕到了霍惊云的身后!

????眼看着樊胜的七星宝锤打在了霍惊云的后背。

????梁红袖想也没想,手中的剑刺向樊胜,身子横在霍惊云的后背……

????只听到“咣当”一声,梁红袖跌落马下,口吐鲜血,匍匐在地上。

????“红袖!”

????霍惊云大叫一声,钝剑砍断了樊胜的七星宝锤链子,樊胜还在震惊中,被霍惊云砍翻在马下。

????霍惊云下了马,抱起了梁红袖。

????她的脊椎骨已经碎成了沫子。

????“皇上……”梁红袖想伸手摸一摸霍惊云的脸,她的手再也抬不起来。

????“好怀念在,在紫衣堂的日子,那时候多快乐啊……为什么,慢慢,变成了现在的样子,拥有了很多,也失去了很多…..”她的眼前慢慢涌出一大片彩色的繁花。

????“红袖……你想回去吗?想回云城吗?”

????梁红袖摇了摇头:“不,没有你的地方,没有意义….皇上,你能,能亲我一下吗?”她的眼睛已经迷 离,目光涣散。

????霍惊云眼底氤氲,轻轻吻上她的额头。

????梁红袖伏在他怀里,眼泪一行行地落下,打湿了他的衣衫……

????她终于松开了他的手。

????这是陪伴他最久的女人。他知道她的心思,可在他的心中, 她真的只是妹妹。他给不了她男女的爱,所以,他不想将她拘在后宫害了她。

????她后来几次离开他,又几次回来。如今,她彻底离开了他。

????那么多人围着金光哲,看起来,他们好像杀不了金光哲。

????青云本来和凌尘一左一右夹击金光哲,一直没有成功。而且每当金光哲攻击青云,凌尘便会分神。

????青云思量半天,灵机一动,突然飞身一跃,准备跃上凌尘的战马,凌尘一愣立刻双手接住了她。

????她身子娇小,窝在凌尘胸前,丝毫影响不了凌尘的发挥,凌尘还能护着她。

????凌尘明白了青云的意思,她不停地在凌尘和金光哲对战的空隙中袭击金光哲!

????如此,金光哲果真只能应付,无法主动进攻。

????苍风浮动,青草摇曳,青云在凌尘的怀里,像一只猴子。不时的攻击金光哲,用秋水剑,毒弹,或者毒针。

????此时的两个人,仿佛一个人。

????当凌尘的苍龙剑又一次缠上金光哲的离剑的时候,青云瞅准机会,左手按下短笛的毒针,右手的秋水剑直奔金光哲的胸口!

????金光哲撤剑回翻,凌尘的苍龙剑稳稳钉在他的后背上!

????金光哲落马的瞬间,凌尘手握青云手里的秋水剑飞起来刺进了他的胸膛!

亚博官网游戏攻略 ????他的艳红的战袍慢慢被渗出的血迹湿透。他的后背插着凌尘的苍龙剑,前胸插着青云的秋水剑,手中握着青云打的毒针。他用尽最后一丝力气,将手中的离剑掷向青云,看着离剑准确无误地扎进了青云的胸口。

????他脸上带着笑,在凌尘狂乱的低吼声中,慢慢倒在地上…..

????历史记载的只是结果,没有细节。西周大陆史记只记载:大信三年八月末,金光哲战死于玄城战役,殁时二十七岁。寥寥几笔。

????西周大陆的帝君金光哲十四岁继位,在位十三年,手腕铁血,杀人无数,他用了六年的时间统一了动荡散乱的西周。

????可是他却没有守住自己的天下。

????有的帝王是天生的的军事家,却不是好的政治家,做不好国家的管理者。有的人适合征战掠夺,有的人更适合管理。

????大浪淘沙,适者生存。

????风雪再大,夜再长,也终将过去。关注 "xinwu799" 微鑫公众号,看更多好看的小说!